爱火燃荆 主日讲道集

作者:谭锦荣神父

价格:HK$100

 

前言

「爱火燃荆」主日讲道集的出现实在是我个人计划之外! 在过去的三年,每周以三天时间准备每主日的道理,并将它笔录成文,交给「公教报」专栏,实在天主给与我莫大的恩宠。因为,从中我对天主圣言有更深入的了解;这份了解并非单从理性认知上,而是在天主圣言前的降服。主耶稣曾说:「我是道路、真理、生命,除非经过我,谁也不能到父那里去」(若14:6),我在这三年的历程,实在有很深刻的体会。 在很多朋友、教友、及会友的鼓励下,最终,我决定将这些道理辑录成书,为能与更多读者分享我的属灵生命。在付印过程中,我非常感谢为我校对的兄弟姊妹、为我写序言的陈志明副主教及麦琬淑修女、为我提字的朱国强先生、为我排版的黄颂谦先生、及众位恩人的慷慨支持。同时,我亦感谢圣方济、圣佳兰、爱火圣师圣文德、在俗方济会主保:匈牙利圣依撒伯尔及法王圣路易的代祷,好使我能体现在俗方济会会规所言:「由福音走向生活、也由生活回归福音」(会规4),愿天主永受赞美!  

在俗方济会 谭锦荣神父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一日 诸圣节


(一)

「天主的话确实是生活的,是有效力的」(希4:12) 「讲道实为礼仪行为的一部份; 其作用是加深信友对天主圣言的领悟,并在他们生活中充分发挥圣言的效力。」(《上主的话》宗座劝谕,59 节) 我认识谭锦荣神父超过三十多年,记得一九八三年我同陈维统神父带团去圣地(耶稣撒冷)朝圣,谭神父是其中一位参加者,自此之后,谭神父非常热爱圣言,加上现时是在 俗方济会的成员,对圣言就更加热爱和勇于去宣讲圣言。 今次谭神父计划出一本主日讲道集,并希望我能为他写序,我当然乐意接受。我留意到谭神父讲道的内容很多元化,有圣经的背景、有教义的申明、有信仰生活的反省、有 灵修的提点、更有个人实际的经验分享。这样的讲道,可以帮助教友有一个全面的领悟,对慈悲天主的面容,能够有一个实在的体会。 希望这本讲道集出现,能够帮助读者的信、望、爱三德,有所增长。

陈志明副主教


(二)

我仍记得在三年前,当谭神父接到公教报的邀请,为未来甲、乙、丙年阐释主日福音时,他立刻请教方济会黄国华神父,并买来不少有关的书籍,从此,他的书台上就放满了厚厚薄薄的工具书,可见他对这事的一丝不苟;他每次在写稿前一定阅读及参考不同有权威的作者对这篇福音的阐释,加以反省,并用日常所接触到的生活例子来配合,使之更生活化。 开始第一年时,他写起来是比较拘谨严肃,因为他认为既然是释经,就必需严肃地、正确地、学术性地写出来,这为他是需要用心用力的。但过了半年,神父开始跳出框框,除了继续参考释经书外,并以他所接触的例子来使文章更生活化;正如圣保禄宗徒所说的:「文字叫人死,神却叫人活。」( 格后3:6b) 从此他让圣神活现在他的文字中。而写来更得心应手,字字朱矶;行文更是让「天主的话确实是生活的,是有效力的,比各种双刃的剑还锐利,直穿入灵魂和神魂,关节与骨髓的分离点,且可辨别心中的感觉和思念。」( 希4:12) 谭神父常说:我手写我心;所以他所写的除了影响他人外,同时也改变了他自己。在他的文章中,常常提到生命是一个奥秘,而生命是有无限的可能性;他为我们打开通往基督之门,让我们借他所写的去认识我们的主,从而与主相遇,对天主那永不挽回的爱常怀着渴望,并能在生活中将这爱展现出来。

麦琬淑修女

人子的来临—在恩宠中生活

将临期首主日(玛24:37-44)

现今的社会是否如诺厄的时代?当时的人着意吃喝婚嫁(玛24:38),追求享乐的生活。现代人亦不断讲求优质的生活,当我们要安排生活的优次时,或将生活的性质排序时,可能你会发现大多数人会将以下的生活内容安排在生活优次的前列:健康、子女的学、安稳的工作、固定的收入、舒适的居所、朋友的交谊。在信仰团体中,信友亦会将信仰及与天主的关系放在生活优次的前位,但并非全将信仰放在优次的首位!

 

「人子的来临」在今日的福音中像重句一样的出现。一方面, 我们不知道人子来临的时间, 但祂的来临却为人类带来一种根本性的分辨:「一个被提去,一个被遗弃」(玛24:40-41)。因此,我们便应作准备!生活的准备、信仰的准备。其实,我们不应把两者分开,我们所需要面对的是信仰生活的准备。那么,信仰生活是什么?这并非只是领洗入教、每天善尽本份:早、晚祷、定期的修和圣事、感恩祭、爱德行动。信仰生活是整个人的生活,是让天主占据你整体的生命。若我们能明白天主的创造,我们便能体会让主占据的意义!如此,便如经中所说的:「一个被提去」(玛24:40-41),在人子来临时,被天主的天使所召选,因为已被天主所占据了!

 

天主圣三的内在生命是一份互爱的动力,从这爱的满盈中,创造主创造宇宙及人类,愿意受造物分享祂的慈爱及美善。天主完全掏空地爱了我们,是渴望我们也能完全地归还祂的爱,在这互动中光荣天主。因此,天主在创造时,完全进入了人类的生命中,让我们能生活在祂的恩宠之中。可惜,人类由于自私、骄傲、自大,失落了这份恩宠。但天主对人类的爱是永不挽回的,因此永恒的圣言降生人间,作人类的典范,为我们指出生命的道路,好让我们能回归天父。

 

生活的优次往往反映了生命的追求,然而真实的优质生活究竟是什么?你有否见过一些学生,他们的生活就是:上学、补习、温习,这个循环背后,只是为了将来能多赚点钱,过一些高消费的生活!他们的理想是什么?天主给与他们的潜能、才华又是什么?若我们只以金钱挂帅,追逐名利享受,最终我们失去的可能比我们得到的还要多!所以,我们必须要醒寤(玛24:42),因为我们不知道那日子的来临。

 

曾经有一位患重病的教友分享:「他从前是一位工作狂,从工作中得到很多满足感,亦为他赚得了金钱、享受,但当认为可以退休享受人生时,他得了重病。在病患中,他醒觉到一方面现世生活的短暂,另一方面亦从家人的关怀中体会到天主的慈爱。从前,由于工作,对家人的关心实在太少了。病愈后,他感到最大的喜乐已非任何物质的拥有或享乐,而是小孙女的一声问候,一个睡前的吻别!」有一位年青人,他在学习中与时下年青人的学习态度全然不同。他在六年的中学阶段中从没有到补习社补习、没有「开夜车」读书、如常参与堂区善会、恒心祈祷,他追求的是真实、有意义、实现真我的生活,最终他如愿在大学修读他所喜爱的学科。他的成功在于他让主耶稣进入他的生命,让祂完全占据自己。

 

既然主耶稣第一次来临时,重整了天人关系,为人类带来了希望。在我们期望祂再度来临的时刻,便更要醒寤。这是今日福音对我们的劝勉:作为信徒,我们应时常准备好自己,提高自我的「属灵醒觉」,就是在生活中与天父的共融,忠信于祂,并期望新天新地的来临。因为这是我们重新进入天主恩宠的时刻,天主并不要求我们脱离现实,却渴望我们在生活中活出真实生命的意义及价值,在日常生活中展现天主的慈爱。如此,我们便能克胜今日社会的软弱,而能以福音精神强化生活。

 


拥抱痳疯病人

常年期第六主日(谷1:40-45)

多年前,我曾在意大利参与一个「超越亚西西」的方济精神学习课程。那天,我们到「古比欧」朝圣,那里发生了「方济与狼」的记述。这座山城建有一间很小的圣堂,堂外一尊圣方济与狼的圣像,而这圣像在广场上亦已经历了七百多年的风雨。那天,当我们正要离开时,亦因为风雨挡路;因此,管堂的修士便和我们分享了痳疯病人的反省:「当方济回头的过程中,他曾遇见过一位痳疯病人。当时,他在亚西西的平原地带骑着马,但他出乎意料之外地遇上了这位痳疯病人。他虽然仍觉得恶心,但他心里想:『人若真有意作基督勇兵而度成圣德生活,必须战胜自我。』他于是立即下马,趋前亲吻那位痳疯病人,并向他送赠了一些金钱。然后,当他骑上马要离开时,回头再望,在这四面一无障眼之物的平原上,却未能找到该痳疯病人的影子。其实,这个痳疯病人是谁?」这位管堂的修士是一位九十多岁、生活上活像一位隐士的修士,他告诉我们这位痳疯病人就是我们自己,若我们不能接受自己,我们便不能走上皈依之路!

 

本主日的福音讲述主耶稣医治一位痳疯病人,痳疯病在当时是一种不治之症,好像是被判了死刑一样。因为除了肉体的苦痛之外,亦会受到社会及宗教团体所弃绝:「凡身患癞病的人,应穿撕裂的衣服,披头散发,将口唇遮住,且喊说;『不洁!不洁! 』在他患病的时日内,常是不洁的,他既是不洁的,就应独居;他的住处应在营外。」(肋13:45-46)更甚者,他们是禁止进入圣殿朝拜天主;这亦是说,他们失去了一切团体的生活。然而,梅瑟的法律并没有保护这些病人,相反法津只是保护团体不受疾病的感染!

 

这个痳疯病人来到耶稣跟前(谷1:40),这为他已经是一个很大的挑战。这并不单指他破坏了梅瑟的法律,他更要面对其他人在面对痳疯病人的恐惧及奇异的眼光! 「他跪下求祂说:『你若愿意,就能洁净我。』」(谷1:40)他的跪下表达了他对主耶稣的恳求和崇敬:「请大家前来,一齐伏地朝拜,向造我们的上主,屈膝示爱」(咏95:6),他恳求天主,若祂愿意,能借着主耶稣的能力显示他对主无比的信德。这个痳疯病人显然地并未要求主耶稣治愈他,而是洁净他!他的这份深切的渴望是让他能重新进入团体,并能在圣殿中朝拜天主。他所经验到在团体中的被拒绝及遗弃,让他产生如此大的渴求:得到洁净,为能重新在团体中生活。试想想:多少人为了能在团体中被认同,不断地迎合团体的需要而将真实的自己埋葬了。他们怕面对真实的自己,如同怕面对痳疯病人一样!或许,很多人亦害怕将真实的需要表达出来,而被周遭的兄弟姊妹所拒绝。因而,他们经常生活在恐惧及不安之中,并透过不同的方式,为自己求得安全感!

 

「耶稣动了怜悯的心,就伸手抚摸他。」(谷​​1:41)这是主耶稣被感动而作出的回应:祂不怕被痳疯病所污染;相反,祂的行动及所说的话立即能洁净他:「我愿意,你洁净了罢!」(谷1:41)主耶稣的洁净的能力是来自祂的神圣性,没有任何事物能战胜祂!因此,任何人凭着信德、依靠天主的仁慈及怜悯,必能得到身心的治疗、并借此得到属灵生命的提升。当我们愿意跟随主耶稣的脚步时,我们必然地会将真实的自我呈现出来:无论这个我是如何的有限制、如何的不足、如何需要天主的治疗,若我们仍能拥抱他,如同拥抱痳疯病人一样,我们便能自由地得到天主的怜爱!我们便能得到新生命!正如这个痳疯病人在治愈后,主耶稣要求他到司祭面前验证,为能奉献应奉献的献仪作为证据,为能重新投入团体之中。我们在教会内亦可借着修和圣事并作补赎,以得罪赦而在爱内共融!另一方面,虽然主耶稣严禁他将事件宣扬,因为大众仍未真正明白祂作为默西亚的身份,「但那人一出去,便开始极力宣扬,把这事宣扬开了,以致耶稣不能再公然进城」(谷1:45)。如此,主耶稣便背负了那痳疯病人先前的状态:被拒绝于团体以外。 「爱就在于此:不是我们爱了天主,而是祂爱了我们,且打发自己的儿子,为我们做赎罪祭。」(若一4:10)主耶稣为我们在十字架上奉献了爱的牺牲,并为我们的新生命开启了大门!

 


爱到分离仍是爱

基督君王节(路23:35-43)

每当你看到一对老夫老妻仍在街上手牵手而行,你或许会对他们的恩爱而满心羡慕;但「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背后,可能已经历了不少风雨!他们能够走到今天实有赖他们对婚姻盟誓的忠贞,亦能在婚姻生活中彼此扶持。为基督徒而言,婚姻生活更包含着了主耶稣爱的牺牲,使他们能从十字架的爱中得到滋养,好能面对一切生活中的挑战。然而,这份爱的牺牲必然包括为爱对方而甘愿放弃自我、成就对方的意愿。同时,在日常生活中亦以这份精神培育他们的子女!因此,公教家庭便成为了传福音的基本细胞,信众亦借着生活中的奉献,光荣天主!当他们一代又一代地传递这爱的讯息,建立互爱的链子,好使人类能在这互通的爱中迈向圆满。

 

这是十字架奥迹的胜利;然而,当主耶稣在十字架上牺牲时,祂面对的又是何等的痛苦?在本主日的福音中,路加除了记载了人对主耶稣的嘲讽外,他还独特地记载了那位悔改的右盗。但是,从整个叙述中,路加非常有层次地讲论了不同人对主耶稣无辜地被钉的态度。首先,他描述了当时的宗教领袖对主耶稣的反对:「别人,他救了;如果这人是天主的受傅者,被选者,就救他自己!」(路23:35)在路加的描述中,这些宗教领袖是由始而终反对主耶稣。这是否因主耶稣的言论及行动使他们失去了既有的利益,或是因为主耶稣的教导威胁了他们的权威?在这些宗教领袖的嗤笑后,便是士兵们的戏弄:「如果你是犹太人的君王,就救你自己罢!」(路23:37)最后,主耶稣所受的侮辱已达至顶峰,连祂身边一同受刑的强盗亦斥骂祂:「你不是默西亚吗?救救你自己和我们罢!」(路23:39)这一切的苦痛必然比主耶稣肉体所受的痛苦更大,这是人性的撕裂!为何人为己益便出卖人性呢?事实,主耶稣所受的苦并不只是在历史的当天;今日,当我们为个人的私利而出卖公义、仁爱时,主耶稣亦同受苦痛!

 

在场的群众好像和那些宗教领袖站在相对的位置,路加很仔细地描述了他们在心态上的改变。当比拉多示意在主耶稣身上找不到至死的罪:「看,我在你们面前审问了他,而你们告他的罪状,我在这人身上并查不出一条来…足见他没有做过应死的事」(路23:14-15),且欲释放主耶稣时,群众回应说:「钉在十字架上,钉他在十字架上」(路23:21)但是,问题在于是否所有的群众都希望以十字架的刑罚处死耶稣?当主耶稣背着十字架走上苦路时,「有许多人民及妇女跟随着耶稣,妇女捶胸痛哭他!」(路23:28)他们是否因为主耶稣所受的苦痛而心灵转变了,或是他们一直忠信地跟随着祂。然而,路加描述了这些群众及妇女没有参与了这件生命的惨事:「所有与耶稣相识的人,和那些由加里肋亚随侍他的妇女们,远远地站着,观看这些事」(路23:49)他们是冷眼旁观,与主耶稣划清界线、或是他们默观一切事的发生,并开放地明辨天主的计划?试想想:在生活中发生的不公不义事情时,我们会冷眼旁观、视若无睹;或是默观事件的发生而作出适当的回应?诚然,这些妇女却以他们的临在支持了这些惶恐的门徒:「这些人同一些妇女及耶稣的母亲玛利亚并他的兄弟,都同心合意地专务祈祷」(宗1:14)。

 

然而,主耶稣在十字架上与两个凶犯的对话却是路加独有的记载:主耶稣在苦架上受到的凌辱而达到底线,连一同被钉在左边的凶犯也羞辱祂:「你不是默西亚吗?救救你自己和我们罢!」(路23:39)这位凶犯是否希望以如此的讥讽的话,为使主耶稣行一个奇迹吗?可惜,在他的内心并没有一点悔过,只是希望从这位受伤已不像人形的耶稣身上,得到一点益处,为求解困!但是,在旁边的另一凶犯却责斥他:「你既然受同样的刑罚,连天主你都不怕吗?」(路23:40)他的这句话应验了早前主耶稣对门徒所说过的:「你们要谨慎!如果你的兄弟犯了罪,你就得规劝他;他如果后悔了,你就得宽恕他」(路17:3)。同时,他亦以自己所犯的罪对比着主耶稣的无辜:「这对我们是理所当然的,因为我们所受的,正配我们所行的;但是,这个人从未做过什么不正当的事。」(路23:41)。

这位悔改的凶犯说出了一个真理:主耶稣的无罪,且向主耶稣宣信:「耶稣,当你来为王时,请你纪念我!」(路23:42)这是多么美丽的情景:在主耶稣受尽讥笑辱骂时、当不少跟随祂的人离弃主耶稣时、当祂面对肉身的死亡时,这位悔改的凶犯明认祂的主。然而,主耶稣亦爱到最后的一刻:「我实在告诉你:今天你就要与我一同在乐园里」(路23:43)。及后,主耶稣便交付了灵魂!主耶稣为爱而生、为爱而来到这世界;最后,祂爱到分离仍是爱!主耶稣就是我们的君王、我们的天主!亚孟!亚肋路亚!

Comments are closed.